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文章内容

冯鑫:任何人的成功巅峰不超过3年

[日期:2015-09-01]   来源:网络  作者:冯鑫   阅读:223[字体: ]

        冯鑫 暴风科技创始人

  说到做产品,我以前在公司里是有一些理论,但自己也一直都在反省,理论也会随之变化。我相信创业在一段时间之后,每个人可能会对自己三、四年前所秉承的观点发生很大转变,甚至有时候是相反的。
  抛弃“竞争思维”
  我觉得过去我做东西是属于用竞争思维做事情。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需求,有人做了一个A产品,我觉得我可能比他做得更好,我就去做了,争取比他做得更好。后来他推广做不好,或是别的地方做得不好,我就想我怎么比他好,我觉得我应该干掉他,基本上这是一种竞争性的思考。
  现在我觉得我会去想终点是什么东西,说实话这两年最大的变化还是拜雷军雷总所赐,金山帮我奠定了工作基础。后来雷军成立小米的时候,确实让你完全看不懂。我当时是金山最老一波人,跟雷军走得最近的一波人,我们当时感觉自己特别愚蠢,为什么干成这样,干得这么苦哈哈。
  我找雷总两次问这个问题,后来雷总指出我两个毛病,第一个问题是说你没有选择一个足够大的市场。第二个问题你是没有找到足够好的人帮你。这两条说得很好,大市场比较容易理解。第二个问题没有足够好的人帮你,我说什么是足够好的人?有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专业程度要过关,聪明程度大家都差不多。最主要是其他两个,一个是责任心,一个是感恩心。有责任心就意味着你不用去理他,他也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第二有感恩心,他和你之间不存在互相猜忌的问题,他对你有基本的感恩之心。
  听完雷军的话之后,我自己也有反思。我看到自己过去的两个问题:第一个不同的是我过去打工那么长时间,创业那么长时间,始终感觉资源不够。你完成那些事情你总是感觉自己没有拿到充足的资源。我的竞争对手一年花几千万,我花几百万,你永远是在资源不够、钱不够、人不够这样的情况下做事。所以你会有一种英雄主义,我用比你少的钱,还要做得比你好。
  这个思维导致你要求你底下的人也要这么干。他们说:“老大,我们资源不够,我们缺钱。”你会说任何时候资源都不够,就是因为资源不够才需要你去创新努力把这个事干了。这么讲了很多年,这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竞争型思维。
  现在我觉得,如果依靠个人英雄主义,你如果这么管公司,管底下的业务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基本上经常会面临失望。你总是觉得没问题,因为总是定更高的目标,在更严苛的条件下让团队去完成,你总会失望。
  多想想终点在哪儿
  第二个问题,我自己知道我有一个错误。我刚创业的时候很猛,2005年年底的时候,有投资机构过来找我希望投资,我当时没感觉。那时候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两百万,我不指望他们,我要自己赚钱。2005、2006年时我去要钱很容易,当时你有一个心态就是不能要这么多钱,要了将来怎么管?这其实是因为没见识,会有这种心态。
  在资本这件事上,当我们要钱非常难的时候,我常讲一句话,遇到困难的时候,唯一能抓得住的东西就是回去把自己的活干好,不要依靠他人,不要依赖任何人。我后来想,这是因为你害怕被别人否定,被别人驳回。这可能是你必须要的东西,重要到如果你今天跟他要不到,你就不能干了。
  如果到今天我会怎么做这个事情呢?我给大家举个案例,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去看这个事情的终点哪里,大概最后市场有多大。第二个问题是谁应该赢得这场战役,赢得这场战役的人他应该长什么样子,他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和资源。然后我再讲我干这个事情怎么干。
  把眼睛放开,不要认为自己缺金砖,缺武器,缺弹药。把自己未来确定的方向想清楚,我到底需要什么东西,然后再去争取。我认为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只要你想得足够清楚,当你走出公司,外面所有的条件和钱都是为你准备的。
  我当时在04年年底的时候出来创业,当时整个互联网都在做Web2.0,没有人去做客户端。我在雅虎的时候,发现如果把行业内的通用软件互联网化,比如压缩软件、输入法、浏览器,视频播放器、音乐播放器,还有下载软件,这些都是机会。但我当时觉得自己干不了,需要处理太多事。我需要很多团队,需要很多人同意,还需要很多钱,我一步步来,等把这些事干完了之后,机会也都没了。
  当时如果我有现在这样的心态,我可能真会去要很多钱,这样也许我会做更大的事情,当时真的不敢这么想,总觉得得慢慢干。这个事情让我后来觉得真应该想清楚未来,然后以攻为守来做。
  大方向一定要选对
  再来聊聊暴风上市的经历,当时看到华谊兄弟这几个公司上了,这是起因。我发现它们在国内上市之后,普通人都知道这是明星股,品牌号召能力比较强。而可能有些在美国上市的、体量没有那么大的公司,老百姓感觉你跟没上一样,不会认为你有品牌价值。所以我们当时看到无论是乐视还是华谊兄弟在国内上市之后所能获得的品牌效应,影响力非常大。
  只要是2C的互联网产品,理论上都应该在国内上市。这个品牌效应多大,你很难估量。互联网不是讲粉丝吗,有一帮人拿钱买你股票的时候,这帮人的影响力就是“铁粉”。无论是广告品牌还是用户留存度,都在发酵。而同时我认为资本能够帮助我继续往上走,我需要更多的机会去孵化别的项目。
  当时经纬作为我的投资方也没拦着我,退出了,让我按照自己的方向走,大家还可以做朋友。这一点上我一直觉得张颖很有胸怀。在拆VIE回来A股的整个过程当中完全不能融资,也不能发期权,当时真的是苦到没边的状态。那时候也有人想收购我,开价2亿、4亿都有,最少也不会小于1.5亿。我个人当然也能挣一些,但没细算过。
  那时候我真不清楚,我觉得卖公司非常无趣,这是个人兴趣问题。我不缺钱,几千万对我来说没感觉。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暴风,你有一天把它出卖掉了,那个心态不好,我不喜欢。如果有一家公司买我,投我们,是为了暴风更好更大我可以接受。但他如果是吸血的话,我不接受。
  最后我们选择了上市。一些公司,比如2B或者是概念特别适合美国的,可以选择在美国上市。暴风上市完全是命运的选择。任何一个人成功,你都不要认为这个成功可持续,巅峰不超过三年的。正确的心态是,你获得所有成功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认为成功是你干的,你干的是基础,可能下次你就没那么火了。
  这个命运是大方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选择A股这件事再怎么选择都对,第一批一定能够高于美国,大家再往下走也是在三倍差距。三倍差距就非常大了,想想谁先上市,谁不上市,就直接把谁秒杀。三倍的差距足以,而且品牌的效应还没算。
  唯一的问题是,张颖也讲了你这个时间能不能熬住,做好这个打算。暴风现在很幸福,但是暴风也很痛苦,我们等待的这个时长,从2011年开始干,拆一年,一直干到2015年。这几年不能融资,不能发股票,不能违法违规。证监会也没那么多要求,两到三年如果自己可以扛得住,当然回。你不回,你的对手先于你回,你就完蛋了。
  支撑我这么坚定等下去的原因其实没什么,我觉得可能跟性格有关。我的性格是我觉得可能一切都会消失,你做的东西会回到原点。一旦觉得有这个,就会想要抓住时机。
(本文摘编自冯鑫在经纬中国内部分享会上的发言)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